栏目导航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400-889-8899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雁展路58号曲江会展国际D座58室
当前位置:ag环亚官网 > 新闻资讯 >
米拉和于地生又为了装修的事闹别扭(图)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5-13

  甲女≈品貌俱佳+时尚达人+有才有财+有理想有个性+出生时间超过300个月。丁男≈才学兼备+目前落魄+潜力无限+敢奋斗不怕苦+出生地点离城市300公里。

  小说以秦米拉为甲女代表,以于地生为丁男代表,讲述了当前社会中大龄未婚女性和无房男性,在社会环境和家庭压力下,面对婚姻的焦虑和尴尬。

  在米拉答应了他的求婚后,于地生开始很高兴,可转眼就牢骚满腹了。因为米拉一定要他买房,而且还必须是三居室的,他哪里有那么多钱买啊。好不容易东拼西凑借钱买了房,却又有一系列问题出现了。

  因为米拉不肯负责就交给了于地生。于地生工作繁忙,只能忙里偷闲。找到施工队后,先整水电,再铺地砖。可米拉来了巡视了一通后,立即表示要推倒重来,原因是主卧的门要重新改:床头不能朝西,但如果朝东就和卧室门对上了。卧室门要改,厕所门也要改,因为卧室门也不能和厕所门相对。于地生问米拉:“你这是哪里来的知识?”米拉说:“生活常识。”

  一改就改得多了。直对大门的走廊不能一通到底,中间要做屏障,于地生哪里懂这些,米拉就叫爸爸过来仔细讲解。米拉爸利用大周末,从城西跑到城东给于地生讲装修风水,于地生却嫌麻烦,总是找各种借口抵挡回去。米拉爸生气了,这个曾经看好的女婿,怎么现在这么别扭,还没结婚就不听老人的话了?米拉爸黑着个脸,早早就回家了。

  米拉知道了当然很生气:“这装修费还是我出的呢,你凭什么就自己做起主来?”可于地生也火了:“房子是我买的。”米拉说:“你是想分家是吧,那行,房子以后的贷款你自己还。”

  确实,于地生不是不想记要求或记不住简单的风水要求,而是心里对米拉和米拉家里有意见。买房子这事将他闹得心力交瘁,想到以后都要成一家人了,可米拉那边,却总是拿他当外人似的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装修那么精致干什么,不就是个遮风挡雨住的地方吗?省点钱还一两个月的房贷不好吗?要知道,他父亲都停药好几个月了……

  米拉的父母对这房子比米拉更上心,时不时会跑来看看。但他们也比米拉更不负责,什么都不管,光顾着提意见;而且照着他们的意见改了还不行,因为转眼人家又换意见了。

  于地生脑子糊涂了,他说不出话来,特别需要米拉的支持,即便米拉什么也不做,能呆在他跟前也好。可米拉偏不,她不像很多女的一涉及装修自己的家,热情迫不及待地就迸发出来了。她的淡然和冷漠,是不是预示着对这桩婚姻勉强呢?于地生心里很烦躁,米拉的父母再说什么的时候,他既不回应也不改正。

  米拉的父母终于忍不住了,他们对着米拉唠叨起来。但他们不会说装修房子的事他们说了于地生什么,而是这么问米拉:“于地生那个人,是不是有时会很‘各色’?”

  米拉看看父母的表情,他们眉头皱着内心烦乱,眼睛里还有很多担心。父母的话很是隐晦,但在米拉听来,意思却非常明确。他们不喜欢他了,或者至少不像一开始那么喜欢他了。可他们早干吗去了,现在房也买了,婚事也定了,他们却觉得他不合适了。

  米拉生气了,这段时间并不是只有爸妈感觉于地生的脾气“各色”,她也常常感到他很“各色”,之所以不愿意去装修房子,并不全因为她没有时间或是懒散。她也很想全身心地投入到收拾自己婚房的大事中去,可是,当她对于地生说让他去负责装修时,于地生竟一点也没有请求她一起来完成这个艰巨的工作,而是皱着眉头默然答应了。

  以后的过程:买材料、看涂料、做橱柜、做浴室等,并不让她来定夺,也不征求她的意见。有一天她去看后,发现有问题,让他重新来过,于地生依然不吭不哈,或者改或者不改。他的态度让米拉很生气。

  心里不痛快,却没办法跟于地生发火。房子成了米拉不愿多想的是非之地,她怎么还会有心情去管装修呢?听父母这么说,她立刻意识到,他们去新房多嘴了,但于地生却没有照办。米拉的不痛快,终于发泄到了父母的身上,她怒气冲冲地对父母说:“你们咋就那么多事呢,去看过一次就可以了,干吗总要去看呢?怎么装是他的事,他爱怎么整就怎么整呗,我都不管,你们凑那个热闹干什么?”

  米拉妈很气愤:“什么叫凑热闹?买一套房子容易吗,我们拿出那十万块钱容易吗?告诉你,这钱是你爸在股票亏损的情况下,割肉割出来的。有这些钱,我们干点什么不好啊,为什么要拿去让他胡整呢?”

  米拉说:“什么叫胡整了啊,他自己买的房子,他也要在里面结婚,好端端的他怎么会胡整呢?装修房子本来就是各人有各人的想法,交给他了,就让他管好了。”

  米拉爸很吃惊地看了一眼米拉,小心地说:“米拉,你怎么这么护着他啊?我这还是第一次发现,你对于地生很上心呢。”米拉妈趁机说:“就是,还没结婚呢,就跟我们不一条心了。说穿了,我们还不是担心你的未来吗?他脾气性格好,你也能过得轻松一些,这多好啊。”

  米拉听了这话,这些日子的委屈全涌上了心头,突然就掉起了眼泪。父母面面相觑,想问又不敢问。是于地生让米拉失望了吗,还是米拉对这桩婚事失去了信心?他们生怕问得多了,问得细了,米拉会突然宣布,不结婚了!到那时,他们该怎么办呢?算了算了,还是少说一点吧。

  婚礼还是越来越近了。米拉妈睡不着觉了,越想越没有头绪。不止一个人在她耳边唠叨,快联系婚庆公司,别到时候来不及。从此,米拉妈走在街上就开始关注婚庆公司的广告、招牌或门面,还真让她在不远的一家影楼里发现了,人家除了照相还办婚礼,一应俱全。大概问了问要多少钱。接待人员仿佛看出米拉妈小心翼翼背后的紧张,安慰她说,不多不多,价钱不等,全包括的有六千到两万的,看你要哪个。米拉妈心里暗喜,常听人说办个婚礼要十多万,没想到竟让她遇到如此便宜的事情。

  当下大方无比,豁出去地说道:“那就要两万的吧。”看看内容:照相、摄像、婚纱、礼堂、司仪,一应俱全。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,于是兴冲冲地回家,在电话里向米拉报告。

  米拉吃惊:“不可能吧,怎么这么便宜,我可从没听说过婚庆公司有这么便宜的。”米拉妈说:“可以看项目单啊,白纸黑字的,我识字啊没有错的。”

  米拉下了班,就去那家看。到底是年轻人,懂得多问得细,原来人家各个环节,都充满了二次收费、三次收费、甚至N次收费。相片,只能给你四张,如果要放大则另外算钱;如果要加框还要收费,如果要底片当然更要收钱。还想做相册吗?那就更需要钱啦。

  办婚礼,即便用得上的车再多,总得租一两辆加长加宽的豪华车吧?车要装饰成花车,自然还得加钱……最重要的一环戒指!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。小姐,你打算买几克拉的钻戒啊?米拉能不被说动?

  “那么你算算,大概下来要多少钱?”工作人员面带微笑,计算器在手里按了足足有十分钟,完了说:“大概八万多吧。”米拉心里知道,如果真的开始办了肯定还不止这个数。还要蜜月旅行吧,五月去海南有点热了,但云南至少要去一趟吧。稍微玩得尽兴点,没个两三万能刹住车吗?

  何况婚礼中间,肯定还会突然冒出很多别的开支来。这样算下来,最少也得准备十万。这十万该谁掏呢?米拉父母听米拉汇报后,心里也慌了:“还要十万啊?米拉啊,那你得去跟于地生说说,这钱他家能掏吗?我们负责给你们装修,还买家具家电了嘛!”

  米拉心里也没底,于地生一副深受房子迫害的表情,他还能不能承受婚礼这根稻草呢?

技术支持:ag环亚官网